國際化布局構建紡織業新競爭優勢
——張小濟 全國政協委員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研究部原部長

  尊敬的王會長,很高興能參加今天的活動,我的題目是“構建紡織業新的競爭優勢”。
  
  講這個事情,我想紡織業,我們老想把這個脈絡理得清楚一些,紡織服裝業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行業?
  
  我們講到投資,投資后面跟得就是產業轉移,歷史上產業的轉移,由于傳統紡織工業進入的門檻比較低,資金技術的門檻比較低,那么又是勞動密集型的,所以在國家和地區之間,比較優勢轉移的,相對是比較容易的。
  
  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在70年代,發達國家就搞了多種協定,就是怕紡織工業的這種跨國產業轉移,對他們本國的紡織業構成過度的競爭壓力,影響他們就業,采取了這么一種方式。
  
  烏拉圭談判最大的成果之一,就是把這個協定取消,又重新回歸到一種不受這種配額,這種貿易壁壘干預這樣的一個市場。那么我們國家按理來說,是最大的受益者,全球的紡織服裝業我們是三分之一的市場。
  
  說個大數,在我們手里,因為沒有這個協定了,它相對于是自由競爭的產業,問題就來了,前一段是紡織業產業向我們轉移,訂單向我們轉移,那么未來隨著市場的發展,隨著比較優勢的變化,我們現在又面臨的競爭也開始出現一些。包括我們說“走出去”。
  
  “走出去”什么意思,實際上也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產業向外轉移,那么我們的企業,我覺得在講投資的時候,我們是把大事看清楚,我們不能再守著訂單過日子,現在可以說還沒有到訂單大量流失的時候,但是有一部分開始流失,我們現在訂單上還是最大的,所以我說叫坐山虎,你守是守不住的。從大事上來看,產業的逐步轉移,梯度轉移這個是不可避免的趨勢,所以我們企業要敢于做驚險的一跳,從國內到國外是一跳,從制造業向流通領域轉移那也是驚險的一跳,所以對很多企業是面臨著這樣一個考驗。
  
  我想從貿易的角度看看這些數字,大家手里都有課件,可以看見全球貿易的格局從05年以后有很大的變化,我們國家是最大的受益者。
  
  從紡織品,我們把紡織品服裝,世界貿易組織的統計數據是分開的,從紡織品出口的份額來看,我們是增長非常快的,除了歐盟之外,其他國家的市場份額有變化,但是不如我們這么明顯,可以說我們是最大的受益者。當然我們的一些競爭對手,一些發展中國家,他們潛在的優勢也有一定程度的發揮,那么總的來講,從絕對額來講,紡織品服裝貿易是增長的,但是占全球貨物貿易的比重,還是在緩慢的下降,現在已經是不到4%,這也是一個大勢所趨吧,因為其他的產品,從貿易的價值量,比如說定性設備,他的價值量是非常大的。全球制造以后,就顯得在貿易額里頭,再加上供應鏈比較長,所以在國與國之間的供應鏈比較長,所以他會把貿易量加上去,所以紡織的貿易量相對來說是下降的。那么服裝的出口市場份額的變化跟紡織業也是差不多。我們在2011年市場份額基本擴大了三倍,這是講的總趨勢。
  
  那么全球紡織貿易和其他有不太一樣的,就是需求和供給是高度集中的行業,80%的進口集中在發達國家,它的進口市場是非常集中的,而出口也是相對集中,那么亞洲就占了全球的57%,所以供求兩方面,看的很清楚,集中度非常高。再有一些國家紡織業的出口,對他們整個貿易來說至關重要,像孟加拉超過8%,柬埔寨超過50%。
  
  紡織品和服裝不同,紡織品有的定為勞動密集型產品,實際上這些年,情況發生了很大變化。
  
  80年代我們到紡織行業去看,紗廠女工是很多,現在我們到紡織企業看,耳目一新,看不見什么人,也就是說企業在許多產品上,資本技術密集程度是相當高的。如果細分的話,有些行業,我想比咱們說的高新技術產品、IT產品的資本密集型程度不差到哪去。
  
  我們做統計分析的時候,發現這兩個行業,其實要把紡織拆成紡織和服裝,那么具體到紡織這個行業的話,資本密集程度是很高的。
  
  我們也去調查過一些企業,他們拿出的產品給我們看,很好的產品,技術含量,里面采用的什么高分子、新材料,技術都是非常前沿的。
  
  所以對這個行業,我覺得可能要有觀念上的轉變,當然在座的都是業內人士,對這個是比較了解的,當然這個跟投資是有很大關系,要把這個分清楚。
  
  我們紡織產品既是消費品,又是服裝的原料,所以在投資的時候我們也考慮到這種特殊性,那么我們現在面臨的主要競爭是什么?
  
  大家都覺得好像現在是被逼的,我們必須要走了,說壓力來自哪里?
  
  當年我們2005年多種行為協定要取消的時候,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他們做過一個分析,就認為大量的訂單會向中國市場轉移,而且是做了基于企業調查。
  
  那么其中企業給的回應,并不是說中國在成本上有絕對的優勢,而是說中國最大的競爭力來自于他的市場規模。我們現在能在全球市場上拿到三分之一的市場,除了我們勞動力充裕,我們講成本的競爭優勢,我覺得更多的是我們這些年在中國紡織工業聯合會大力的推動下,也是企業順應市場的趨勢,搞的產業集群,還有供應鏈,這個使我們國家的競爭優勢就更加顯著。
  
  現在大家看到確實國內成本增加比較快,那么企業表現如何呢?我們在沿海地區很多生產地方也做了調查,當地的政府給我們講,主要是一些中小企業,過度依賴成本的企業,又沒有足夠的資金來更新設備,沒有什么品牌的這樣一些企業是扛不住,當地政府也認為這樣的企業,你連市場價格,匯率調整5%都承受不了,這個企業即便政府幫你度過難關,你過了今天這一關,你可能也過不了明天那一關,可能一部分中小企業被淘汰也是難免的。
  
  另外大家講到來自需求方面的競爭,除了經濟不好以外,還有一個問題,我們這些產品在發達國家的市場上,傳統產品也相對是飽和了,我們還想希望這些傳統產品市場能夠再有什么大的發展,這個恐怕也不現實。所以從統計數字上我們看到有一些曲線,我們增長率上去以后,就從最近這一兩年,兩三年,這個曲線從比較陡的往上爬升開始走平了,還沒有下來,市場份額還沒有減少,只不過看到已經在上面橫著走了,所以對我們的壓力還是明顯的。
  
  世界貿易組織他有個題目,咱們做全球制造的這么一個題目,各國都在參與,他們的數字做了一個輕紡工業,不光包括紡織服裝了,也包括其他一些輕工業,比較優勢做了分析。可以看出來,我們中國在這方面的優勢還是比較明顯的,但是其他國家,像柬埔寨、越南在這方面的輕紡工業方面的優勢高于我們,當然大家對這個數值也是僅供一個參考,并不是絕對的競爭優勢比我們強,而是從他自己角度來講,跟其他行業來比,或者說他跟其他國家對這個行業的依賴程度來講,他是比我們更高。當然看到后面,像印度、印尼、泰國這些,包括歐洲一些國家,紡織品工業的顯現優勢還是存在的。
  
  第三個問題,講到境外投資的選擇,面臨這么樣一個情況,我們到底應該往哪里去,到海外去投資的目的是追求什么吧。我想和其他行業向海外走基本上是差不多的。
  
  一,成本追求型。希望到低成本的國家投資建廠,提高自己的接單能力,利用自己的接單能力和管理能力到那里建廠。這是一種做法。
  
  二,技術追求型。這種在細分市場上,從前的這些合作伙伴,發包商或者供應商,因為我們很多是接單生產,貼牌生產,我們上游或者下游,就是替我們賣產品的,或者是給我們下訂單的,或者向我們提供技術和原材料這樣一些企業吧。對他們進行并購,那么通過建立研發機構,利用海外優質的人力資源。
  
  大家老說我們缺品牌,技術方面、開發方面不夠,如果我們僅僅立足于國內,因為我的產品如果是在海外,我僅僅在國內做是不好的,最好是到海外利用他們的資源,因為紡織品的里面文化含量太大了,你要適應當地的消費者,在國內的設計確實是不行。
  
  三,市場追求型。開拓發展中國家的新市場,建立銷售渠道,加工生產能力,收購品牌等等。剛才陳部長也講了,現在新興經濟確實它本身的市場需求也很大,剛才中國東盟秘書長也談到這個問題。實際上很多國家對這個方面的需求,市場也在形成,我們眼光不要老盯著發達國家市場,還要關注新興國家市場。
  
  我們最近到發展中國家去看,一個是本身市場有需求,另外他們發展自己工業的時候,紡織服裝也是相對對他們來說比較容易的產業,門檻相對比較低,所以他們也很希望中國的企業去投資,幫助他們發展企業。
  
  最后一種,資產尋求型,收購海外的優質資產。這個就情況比較多,我們也接觸到這樣一些企業,比如說在歐洲,在一些發達國家長期做服裝業的一些家族企業,由于新老更替,年輕人不太愿意接父輩的班,所以這些企業也希望有人能夠接過去,他們唯一的希望,我想可能不光是為了錢,更多的是希望事業能夠繼續下去,所以像這樣的一些優質資產,其實也是我們企業應該考慮的。
  
  有一個資料,我們現在在制造業操作工的工資和孟加拉、柬埔寨這些大概差多少,我有一個數字,我覺得還是大家有參考價值的,比如說上海的操作工每個月是439美金,大家可以看到這個數字,實際上這個成本還是差的很多,這是供一個參考,這是越來越明顯,前幾年還不是很明顯。
  
  我們是全球最大的生產國,也是最大的出口國。但是在國際市場上,在品牌營銷網絡還控制在發達國家的跨國公司手里。所以我們“走出去”,不但是一種被動的做法,而是應該看作一種主動的做法。
  
  我們實際上是把這個產業維持下去,繼續發展,很關鍵的就是企業能“走出去”,從被動的接單,到走出去打市場。真正能做到出去這一步,我們還有20年、30年,沒有問題。如果我們這一步走不出去的話,就會一點點被人家吃掉,市場一點點失去。
  
  一些先行的企業,看到海外的低成本,而且在海外的投資建廠也嘗到一些甜頭,也不是今天才走的,已經很多年了,有些企業早就出去了,但是我覺得相比品牌、營銷這些來講,你換一個低成本的地方,如果這些沒有解決,還是原來的訂單,你只不過是把企業的生命周期稍微延長了,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這個思路企業是一種選擇,我想是不是還有更好的選擇。
  
  并購品牌營銷在這個領域投資,我覺得價值更大。
  
  當然最具價值的我覺得是培養一批中國的國際紡織人。我們是全球最大的生產國,最大的出口國,但是我們在人力資源問題上,特別講到國際經營能力這方面,我們是個弱國,談到“走出去”,恐怕很多企業頭疼的就是人的問題,過去我們說外語人才是問題,現在這個不是問題。你要到那去會營銷,去組織他們一起來研討、創新,這種復合型的人才是太缺了。我覺得在一些企業里頭看到了希望,我們清華北大,包括海外留學歸來的,到我們一些技術水平比較高的紡織企業里去實現他們的夢想,在那里他們覺得有作為,那么通過這樣的一批企業,吸引全球的優質人才,才能構建我們紡織服裝工業繼續向前走,走得更好。
  
  謝謝大家!


山西11选5前三直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