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要聞

十年來,美聯儲首次降息

  美聯儲自金融危機以來首次降息,并暗示2019年可能再次下調,以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之際為美國史上持續最久的經濟增長保駕護航。
  
  美聯儲決定將基準利率目標范圍下調25個基點,至2%-2.25%,有兩位官員投了反對票。這項決議符合大多數投資者和經濟學家的預期,但仍然無法讓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滿意。他曾于7月30日發推文稱希望美聯儲“大幅降息”。
  
  “考慮到全球形勢發展對經濟前景的影響以及低迷的通脹壓力,委員會決定下調利率,”杰羅姆·鮑威爾領導的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結束為期兩天的政策會議后發表聲明稱。聲明指出,經濟前景仍然面臨“不確定性”。
  
  美聯儲還決定結束縮表,8月1日起生效,由此結束了這一非常適度、原定9月末結束的貨幣政策緊縮進程。
  
  美聯儲官員看上去對最早在9月再度降息持開放態度,同時繼續在政策聲明中表示會保留他們的選項。
  
  聲明寫道:“委員會在思考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未來的路徑,同時將繼續監測后續信息對經濟前景的影響,并將采取適當行動來維持經濟擴張。”
  
  堪薩斯城聯儲行長Esther George和波士頓聯儲行長Eric Rosengren對降息投了反對票。聲明稱,他們“在本次會議上傾向于維持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不變。”這是自鮑威爾于2018年2月出任美聯儲主席以來,首次有兩位決策者反對政策決議。
  
  此前投資者預測美聯儲2019年將繼續放寬貨幣政策,期貨定價顯示,市場預期到2020年1月這項關鍵利率將進一步下降約0.5個百分點。美股此前因寬松預期而觸及紀錄高位,2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自5月以來一直低于2%。
  
  鮑威爾隨后召開新聞發布會,投資者關注美聯儲接下來可能會有多大幅度的降息。
     
  美聯儲政策聲明對美國經濟的評估僅有微小改動。
  
  鮑威爾已經一再表示,美聯儲的“首要目標”是維持經濟增長。現在采取行動,部分是為了在可能出現經濟滑坡前防患于未然。
  
  雖然特朗普和一些投資者希望美聯儲有更加大刀闊斧的行動,但美聯儲這樣做的空間有限。眼下股市高企,失業率處于50年來最低水平附近,消費者還在繼續支出。與此同時,芝加哥地區一項商業指數在7月跌至2015年底以來最低水平。
  
  自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6月會議以來收到的信息顯示,勞動力市場依然強勁,經濟活動以溫和的速度增長。近幾個月平均就業增長穩健,失業率仍然在低位。盡管家庭支出增長相比2019年早些時候似乎出現回升,但企業固定投資指標一直疲軟。以12個月為基礎的指標看,整體通脹率和扣除食品及能源的通脹率都低于2%。基于市場的通脹補償指標依然在低位;基于調查的較長期通脹預期指標幾乎沒有變化。
  
  為履行其法定職責,委員會尋求促進充分就業和物價穩定。為了支持這些目標,委員會決定將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范圍下調至2%-2.25%。這一行動支持了委員會的如下觀點,即經濟活動的持續擴張、強勁的勞動力市場狀況以及通脹接近委員會的對稱性2%目標是最可能的結果,但這種前景的不確定性仍然存在。當委員會考慮聯邦基金利率目標范圍的未來路徑之際,鑒于勞動力市場強勁且通脹率接近其對稱性2%目標,委員會將繼續關注最新信息對經濟前景的影響,并將采取適當措施來維持經濟的擴張。
  
  美聯儲官員自2008年以后首次下調基準利率
  
  在確定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未來的調整時機和幅度時,委員會將評估已實現的和預期的經濟形勢與其充分就業目標以及對稱性2%通脹目標的對比情況。這方面的評估將考慮廣泛的一系列信息,包括衡量勞動力市場狀況的指標,通脹壓力與通脹預期指標,以及金融和國際動態的數據。
  
  委員會將于8月結束系統公開市場賬戶中減少總證券持有量的操作,比之前表明的時間表提前了兩個月。

     投票贊成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本次貨幣政策行動的委員為:主席杰羅姆·鮑威爾、副主席John C. Williams、Michelle W. Bowman、Lael Brainard、James Bullard、Richard H. Clarida、Charles L. Evans和Randal K. Quarles;投票反對這一行動的是Esther L. George和Eric S. Rosengren,反對者在本次會議上傾向于將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范圍維持在2.25%-2.5%不變。

山西11选5前三直选遗漏